<strike id="969nk"><bdo id="969nk"></bdo></strike>
  • <progress id="969nk"></progress>

    <button id="969nk"><tr id="969nk"><u id="969nk"></u></tr></button>
  • <th id="969nk"></th>

      <dd id="969nk"></dd>

      OA系統圖書館網站地圖所長信箱English中國科學院
       
      首頁機構概況科研成果研究隊伍國際交流科技合作研究生教育文化建設黨群園地科學傳播信息公開
        綜合新聞  
        圖片新聞  
        科研動態  
        學術活動  
        媒體報道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媒體報道
      中國科學報:用聲波“解剖”海洋——記中國科學院聲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劉海軍
      2021/07/05 | 作者:中國科學報 劉如楠 | 【 【打印】【關閉】

        

        劉海軍

        中國科學院聲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早期主要從事單模預研項目中的低頻相控陣系統的功放機設計、發射系統寬帶匹配等研究,解決了相控陣系統大功率發射以及寬帶匹配等一系列瓶頸問題。目前負責多個國家重點項目的發射系統相關工作。

        劉海軍的名字里有個“?!弊?,家鄉在湘西內陸的他從小就向往大海,到了中科院聲學所,這一夢想成為了現實。

        工作18年來,他平均每年外出試驗100多天。有一年,4個月都在海上度過。

        見識了大海的遼闊,他時常覺得自己很渺小?!皞€人的力量有限,我想多做一點,再多做一點,把每一項試驗都保質保量地完成,就一定能推動水聲發射系統的進步?!敝袊茖W院聲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劉海軍告訴《中國科學報》。

        “想早點解決問題,就沒日沒夜地干”

        劉海軍是物理專業出身,與純粹的理論研究相比,他更喜歡能走出實驗室的應用研究。找工作時他了解到,來聲學所不僅能近距離接觸大海,還不拘泥于實驗室研究,有了新想法,可以馬上進行海試驗證?!熬褪沁@兒了!”劉海軍心想。

        他把自己的這種偏好歸結于干農活的經歷。從小學到高中,每當放學、放假后,他都要幫家里種田,育種、插秧、犁田、堆肥,沒有他不會的?!拔覄邮帜芰?,擅長去做看得見、摸得著的事情?!眲⒑\娬f。

        剛進所不久,他就被派往宜昌出差。水聲系統中的相控發射陣出現了問題,難以達到指標要求,需要就地進行試驗設計。為了節省上下山時間,他和另外4名同事吃住在水庫旁邊的廢棄工廠里,“大家都想早點解決問題,就沒日沒夜地干?!?/p>

        當他們發現了可能的問題,要將這些設備挨個拆改焊接,之后再入水驗證。當時經費有限,沒有輔助布放的工人和吊放裝置,幾十個40多公斤重的功放機與發射換能器設備全靠他們手工搬動,每一次試驗都要拉著設備出入水10多米深。

        去的時候還是炎熱的夏天,完成試驗時已經入冬?!按蠹疫@才覺得凍得難受,不斷感慨‘好冷,好冷’,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了?!眲⒑\娬f。

        “我連掙扎的力氣都沒了,全被耗盡了?!?/strong>

        “由于聲波在水下的衰減幅度小,它是目前已知的唯一能夠遠距離水下傳播的能量輻射形式,探測、定位、通信都要依靠它?!眲⒑\娬f,“聲波是一把‘解剖’海洋的手術刀,能夠幫助我們全面準確地了解海洋?!?/p>

        作為聲波的產生者,水下聲源及發射系統是開展海洋聲學研究必需的實驗設備?!八鼘⒏鞣N信息通過電設備轉換成電信號,電信號驅動水下換能器,換能器再將電信號轉換為聲信號輻射出去。我主要參與的工作,正是大功率聲源發射系統研發與設計?!彼f。

        而由于水下和海底的環境復雜,水文、水壓、海底的底質、泥沙等都會對聲波的傳播造成影響,不同的海域情況、項目任務需要不同的聲源發射系統。

        作為利用聲波這把手術刀“解剖”海洋的人,劉海軍面臨的不僅是設計和拆改設備的難題。無常的風浪、突發的意外,帶來的后果都可能是致命的。

        2016年,南海的一次試驗中,船行至文昌海域附近,恰逢臺風經過,當時的天很快變得烏黑,一個接一個的海浪和漩渦把試驗船肆意拋起、扔下,“我們像是坐在一輛高速行進的汽車里,路上鋪滿了寬而高的減速帶。劇烈晃動下,我吐得死去活來,恨不得把手伸進嘴里將整個胃都掏出來?!眲⒑\娬f,出海試驗一次,需要調動多方人力物力,基本不可能因為個人的暈船改變航次。

        在風浪的持續作用下,試驗船發動機出現故障,始終難以修好?!拔耶敃r癱在床上,連掙扎的力氣都沒了,全被耗盡了?!眲⒑\娬f?!昂髞?,附近的聲學所南海研究站派快艇將我們接上岸去,緩了很久,才覺得又活過來了?!?/p>

        此后的一個多月,從不暈車的他暈車反應變得十分強烈,似乎是車身的晃動喚起了身體早先的記憶。

        “帶著使命和責任去工作,苦難都不算什么”

        外出試驗給劉海軍帶來的后遺癥中,暈車可能是程度最輕的一個。

        如果直視他的眼睛,很容易發現在他左眼眼白中,始終有一個紅點。一旦他熬夜用眼,紅點處就會凸出,眼睛布滿血絲,視線模糊。

        他回憶,這是宜昌山區水庫試驗給蓋下的“戳”。

        那次,劉海軍需要對電子功率放大器的外接電子元器件進行電路焊接。眼看就要焊接完成,突然,一滴焊錫蹦進了左眼,幾乎同時,他扔掉了手中的焊具,捂住眼睛,猛地起身,跑向200米外的廠房醫院。中科院聲學所研究員彭大勇回憶:“當時被嚇了一跳,不知道他發生了什么事?!?/p>

        到了醫院,醫生不敢接診,讓他去一小時車程外的宜昌市醫院??蔂C傷需要馬上處理,等一小時,哪來得及呢?

        他從廠房醫院買了萬花油,決定滴進眼睛中試試。萬花油是外用藥物,雖然刺激性較小,但后果誰也說不準,也許在他之前,還沒有人嘗試過把它滴進眼睛里?!罢f實話,當時心里也有點害怕,畢竟是眼睛,真怕看不見了?!眲⒑\娬f,不敢讓萬花油在眼睛里停留太久,到了晚上,他便用大量清水沖洗掉,轉而滴了一些眼藥水。

        萬幸的是,他逐漸恢復了視力,但焊錫留下的紅點,就此成了他抹不去的痕跡。

        外出試驗吃了這么多苦,怎么還能堅持18年?

        “當一個困難擺在眼前,我只想著怎么解決它,就像以前種田,一隴一隴地勞作,總會耕種完的。一旦解決掉,就非常有成就感?!眲⒑\姼嬖V《中國科學報》,“我們做的許多都是解決國家需求的重點項目,每一個項目都意味著一份責任,帶著這種使命感和責任感去工作,就覺得這些苦啊難啊都不算什么了?!?/p>

        作者:劉如楠

        來源:《中國科學報》 (2021-07-05 第4版綜合)

        報道鏈接: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21/6/460141.shtm

       
        相關新聞
      Copyright 1996 - 中國科學院聲學所 版權所有 備案序號:京ICP備16057196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01號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西路21號中國科學院聲學研究所  郵編:100190
      E-mail:ioa@mail.ioa.ac.cn